冗談通信

「No one hears」
weibo@sekikinball

    一直以为真正的爱好都是从小的执念所以从未重视自己后来喜欢上的事情,但是现在有时会突然发现到自己过去所不能理解的一些事情的魅力。

    比如之前对艺术的喜爱和了解局限于看作品和了解理念本身,觉得逛展是麻烦的事,虽然也会逛一些,然而理解并感兴趣一个展览的布置和观赏体验却是很之后的事。

    又比如旅游。我之前都把小说里人物的日常生活 城市描写 建筑与艺术 看作一种背景史料填充物,原来去体会生活在别处的生活是如此有趣。写得好的游记好好看啊,旅拍也太过美好,去了解一座城市的不同角落,不管是文具店 书店 咖啡馆 餐厅 小巷竟是如此有趣的事情,被某种建筑和人物或自然的构图击中的一瞬间的感受太过美妙了。

    希望自己将来可以有机会去很多个城市很多个角落发现很多种生活,并能以自己的理解作出自己的东西来。

    可惜我选择的道路估计将来很难财务自由吧,自己挖的坑注定要自己心甘情愿去跳,选了月亮就少想六便士的事了

    或者我还是给自己保留一点空间吧唉

   我也忘了是什么原因让自己扔掉了初中同学和老师都以为自己一定会去从事的画画,现在再捡起笔也没有了当时的爱好和激情,现在一幅好画的冲击力对我而言不及影像,我开始更爱那些只有影像才能记录的光线和画面给人的感受了。我对音乐也变得时常钝感,虽然本来也没什么见地。

    还好文字给我的体验是长久不灭的,被语言之音乐击中的感受于我从小到大长存,这也是我选择文字的原因之一。

    但总隐约感到自己还会受到其他理念的影响和冲击,因为我开始觉得文字对我来说还不够了。

    但是文字非有不可,这是也我暂且先选择了文字的原因,偶尔会想自己如果选的是艺术,或者家庭能在我童年给我更好的熏陶我也许走的会是截然不同的道路,在那种高强度体制化的教育环境下,在学校也没什么机会接触外界信息,从书店淘来的一本本偷装在包里差不多成了当年自己藉以拥有稀微精神自由的唯一来源(想起了衣酒叭四里的情节,其实现在想来自己当年受到的中原地区的体制化教育和郑致意识形态灌输没什么两样)。但其实一开始并没看什么好书,大概就是小学和初中闹叛逆,只要脱离老师家长意识形态宣传范围内的精神我都饥渴地收集,轻小说看了不少,郭某那种浪费纸的青春伤感文学也看了不少(那种夸大年轻人多愁善感的东西 恰是对 丝毫不关心小孩子内心感受小孩子作为独立的会思考有感情人的一面的那些大人的极有效反叛),虽然有时后悔自己看了那么多浪费纸的东西,但现在想来那只是我运气不好,谁让书店把那种书摆在店头,也没人来告诉年幼的我畅销书一般就是浪费纸的东西XD直到后来感兴趣转了书店的另一些分区,发现了一片不同的更有趣的领地。

     对文字还有一部分执念就是一个小孩刚上学的时候的第一个受老师认可的机会就是写的第一篇以及后来的作文,我得到了那个机会,因为那最初的机会受到重视和关注,从此认得了这件会让自己有价值的事情。(至于大人说你真好看真乖真可爱这种对所有小孩都会讲根本没有实际意义的赞扬没法给人任何感觉)

    但后来因为种种原因,也有自己闹叛逆的原因,真正的文学其实离开了我好久,可是我仍然感觉到没有文字,我生命中有再多其他什么都是残缺的,但是我逐渐感到文字也不够了。我想过别样亦可,然而这种答案也并不来自于外部逻辑。

    现在光是应付本专业学业和身体就已经感觉不支和崩溃了,连续焦虑与暴饮暴食,果然撑不住还是慢一点吧。

    我希望我意识深处的变动会穿过时间给我答案,这也是一个微分方程一样的存在,在更好的答案与我相遇前我也会即使偶尔休息也一直试着慢慢前进。

评论(8)

热度(3)

©冗談通信 | Powered by LOFTER